• 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西方刁难 国产芯片自立崛起

文章作者:七娃 上传时间:2019-08-12
【电子网】讯

  随着2015年起各大银行停发磁条卡,中国的银行卡升级换“芯”已成必然趋势。

  而据央行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市面上的纯磁条银行卡保有量高达34亿张,未来几年每年新投放的金融IC卡数量可达数亿张。

  金融IC卡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一个小小的智能芯片,但此前中国银行卡芯片市场长期被国外厂商垄断,如仅荷兰恩智浦一家就占据了超过90%的中国市场份额,剩余不足10%亦被德国英飞凌、韩国三星等瓜分。国产银行卡芯片所占的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直到2015年5月,同方国芯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方国芯)终于进入中信银行的集采名录,首批发行2万张联名白金借记卡。

  “这意味着国产金融IC卡芯片已突破小批量商用的测试试验阶段,即将进入大规模推广的阶段。”同方国芯总裁赵维健对说。

  “国芯银行卡”终于在外商垄断多年的市场中挤开一条门缝。

  来自欧洲的刁难

  早在1995年,中国工商银行就向客户发放了国内首张金融IC卡,但直到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推进金融IC卡应用工作的意见》,全国范围内更换芯片银行卡的大幕才正式拉开。

  “客观地讲,那时候国产芯片银行卡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北京同方微电子有限公司总裁段立告诉记者,当时国产芯片的架构和技术已成熟,但并未专门研发出针对银行体系的芯片。

  正是在那段时间,欧洲国家已基本完成了芯片银行卡的更换过程。“他们的技术和产品都很成熟,这也让欧洲的银行卡芯片公司在第一批换芯潮中就占据了绝对优势。”段立说。

  国产银行卡芯片企业很快发现,对方的“撒手锏”是标准。

  “为确保芯片的物理安全性,芯片厂商设计的每款芯片都必须通过权威检测机构的安全检测才能投放市场。”段立说,当时主导全球市场的是西方的CC标准。

  CC是Common Criteria for Technology Security Evaluation的缩写,意为国际信息技术安全通用评估准则,是由美国、英国、法国等6个西方国家共同建立的有关信息安全和系统安全特性的准则。CCRA组织是基于CC标准的互认协定组织,目前全世界共有25个国家加入这个组织,其中大部分是欧洲国家。

  “中国并不是CCRA组织的成员国,欧洲的检测机构根本不接受来自中国芯片企业的检测要求。”段立说,国内芯片企业在通过CC认证时曾屡遭刁难。

  中国芯片生产企业一度联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在WTO框架下与CCRA据理力争,最终取得了检测机会。

  但结果是,可以颁发CC证书的5个欧洲国家仍然拒绝给中国企业颁发证书。这意味着即使通过了检测,中国企业依然拿不到合格证书。

  除金融IC卡外,智能芯片还应用于各类功能卡,比如中国的二代身份证和社会保障卡。出于信息安全的考虑,二代身份证和社会保障卡已经全部采用国产芯片。

  这样,当时国内智能卡的市场几乎就剩下金融IC卡的领域。“欧洲检测机构对中国芯片企业的百般刁难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确保自己的芯片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地位。”段立说。

  中国独立标准的压力

  歧视并不局限于欧洲的检测机构。到现在,即使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明确要求各家商业银行消除阻碍和限制采购国产金融IC卡芯片的歧视性条款、取消强制要求采购芯片通过国际CC认证的条款,但大量商业银行仍然坚持要求采购的芯片必须通过国际CC认证。“国产银行卡芯片陷入两难境地。”段立说。

  2011年后中国金融IC卡发卡量迅速增长,当年2300万张,到2013年累计发卡量达到5.93亿张。

  “这个背景下,中国开始从国家层面探索建立自己的金融IC卡芯片检测认证体系。”据段立介绍,2013年经过工信部以及中国银联的共同努力,在国家银行卡检测中心的基础上建立了国家金融IC卡安全检测中心。

  “同方国芯是第一家通过检测并拿到安全证书的企业。”段立说,在这一纸证书的背后,是中国针对银行卡芯片进行“摸着石头过河”式的独立检测探索。

  “国家金融IC卡安全检测中心也建立起了一套可以与欧洲标准抗衡的检测标准。”段立说,受此压力,欧洲方面很快同意向中国的受检企业发放检测合格证书。

  “这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段立说,中国建立自己的检测机构和检测标准,目标是希望可以与欧洲的检测机构达成互认,“特别是在将来,我们也可以要求欧洲的芯片企业必须通过中国检测机构的检测,才能进入中国市场,这会给对方很大的压力。”